<i id="5prip"></i>
    <font id="5prip"></font><delect id="5prip"></delect>

    <optgroup id="5prip"></optgroup>

        <thead id="5prip"><del id="5prip"></del></thead>

        <thead id="5prip"></thead><i id="5prip"><span id="5prip"><small id="5prip"></small></span></i>

          <object id="5prip"></object>
            <object id="5prip"></object>
            <object id="5prip"><rp id="5prip"></rp></object>

              <object id="5prip"><rp id="5prip"></rp></object><font id="5prip"></font>

              <thead id="5prip"></thead>

              <i id="5prip"></i>
                  <thead id="5prip"></thead>
                  <delect id="5prip"><rp id="5prip"></rp></delect>
                  <i id="5prip"><option id="5prip"><small id="5prip"></small></option></i>

                  <object id="5prip"></object>

                    淮安市開明中學  清河開明中學  開發區開明中學  淮陰中學新城校區  清浦開明中學  開發區開明中學
                    首頁 學校概況 教師隊伍 教育科研 德育天地 教學園地 國際交流 學子風采 招生招聘 文明校園創建 校務公開 智慧校園
                    [2018-09-21] 江蘇省淮陰中學2018-2019年度零星維修工程 競爭性談判公告      [2018-08-31] 關于表彰2017—2018學年度“寧淮合作”、“花漾”、“弘毅”獎教金獲獎人員的通知      [2018-05-30] 江蘇省淮陰中學圖書綜合館人防設計詢價公告      [2018-05-14] 關于江蘇省淮陰中學2018年高一招生的重要信息說明      [2018-05-13] 江蘇省淮陰中學2018年高一招生簡章                           當前日期:
                     
                      + 學子風采
                    + 學生作品
                    + 高考名錄
                    + 校友風采
                     
                     
                      + 瀏覽排行
                     
                    2013年高考錄取名單
                    2014年高考錄取名錄(部...
                    2008年高校錄取名單
                    2012年高考錄取名單
                    特級教師留影
                    2011年高考錄取名單
                    2009年高考錄取名單
                    07年高考錄取名單
                    2011年高一分班考試成績
                    淮陰中學新城校區、清河開明...
                     
                      學生作品 當前位置:首頁 > 學子風采 > 學生作品  
                     
                    行路難
                    作者:邢瑛 發表時間:2015-10-28 該文章已被閱讀13076次
                       

                    高二21  徐至立

                    “稀罕吧!它一點都不痛,空把你們這些老爺們弄得七葷八素的,瞅瞅你們好家伙的臉跟死了爹一樣!”常山憋著煙熏的嗓子,扯也扯不大聲。身上里三層外三層裹著幾件破大衣,蓋搭著幾塊灰不溜秋的布。

                    一旁的幾層板上一個突兀的墨水瓶,從里面拖出來一小一段棉花搓的細繩,瓶里浸著一團白花花的東西,油油的膩膩的,韓三揪著一小撮點著了。帳子里昏暗的燈光照著一小部分,從喬遠的角度看起來略微傾斜,就那么毫無顧忌的黑魆魆的壓下來,把靠近燈的人的影重重疊住,一團漆黑在油黃的燈下像黃昏時深沉的大山。

                    “老大哥你玩笑話呢,家里都是有婆娘伢子的,出了個好歹你人在這鳥不生蛋的地兒腿一蹬見菩薩去了,你家那伢子念書咋辦?就你婆娘和你那兩個丫頭……”韓三一張黑臉整的皺縮在一起像個飽受日曬風吹多少年的桃核,兩個小眼睛燈下只能看到兩小個白點,嘴里又咕噥幾句才罷休。

                    常山干瘦的脊背擋住光,帳子里又是一片暗影籠罩。他耳邊傳來稀稀疏疏的雜音,往上掖了掖身上破碎的被,從吱呀的木架床的角落里嗖的飛出幾只大翅膀的白蛾子,直愣愣的撲向油燈。常山從喉嚨里悶悶的扯出兩聲干咳,閉了眼歇了。旁邊的人嘴里邊罵邊幺著蛾子,像要趕走所有不順的事情一樣,鬧哄哄的又各自散了。

                    帳子里只剩了常山一個人,倚著帳角墊的七花八繞的蛇皮袋,隔著薄薄的一層帳布。耳邊傳來渾濁的聲音。快到晚間,大漠的風卷著沙塵,粗糲的沙石在一團巨大的磨砂紙上作響,外面從來不曾停止過的人的忙碌聲。半晌,一股巨大的壓抑籠罩在這里,他忽然覺得一種莫名的煩躁,在身上掏了幾處,皺著眉頭從喉嚨里冒出幾聲沉重的嘆息,拉開嗓子“小喬!喬兒!”帳外似乎傳來幾聲應和,又淹沒在混雜的聲音里,好像是一粒泥沙被和進還沒粘稠的面團,他繼續喊著。外面的風還很大。估摸著明天是趕不了路了。

                    喬遠在帳外幫著拾掇些東西,偷舀了點炊房的水抹了遍膀子。他能夠明顯感到自己在這支隊伍中的不同,這里賣命的都是些半百的漢子,連個女人都沒有的地方一些東西就是污七八糟堆成一團,上了年紀的男人怕是這一路上都不會正兒八經對待自己的身子一回。

                    他是家中的慣子,底下還有四個姊妹,大妹已經能幫襯家里做點事。父親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那時不僅要養活一家子,還有爺爺奶奶要接濟,印象中的父親總是汗淋淋的,可是他汗了一輩子,家里還是一樣的一貧如洗。很多時候父親會蹲在家里田頭上狠狠抽旱煙,煙飄得很低也飄得很遠,貼著起伏的土坡和平整的田野爬的老遠,爬到看不見的地方。

                    困難那會兒他還小,一家子人也吃不上米飯,母親用白紗布裹著一小兜米扎緊了丟進盛了有大半水的鍋里。熟了之后揭開米鍋,稀得連一點渾濁的白米湯也看不到,母親光盛了那稀湯水給姊妹,拆開米袋掏出米飯給他,直到掏出最后一粒米才甘心。睡覺常常是五個孩子睡成一摞排。夏天鄉下蚊子毒的很,也多,熱的半夜睡不著覺,母親扇著一把蒲扇,三妹抱怨著抱怨著就哭了,哭著哭著就睡著了,睡著睡著就沒聲了。

                    有年父親帶著幾個姊妹走了趟老家,家里就他和母親兩個人。那時候恰巧趕上夏天插秧田邊放水。每家都要偷摸著黑去田里。下半夜的時候母親叫醒他,卷著個破草席哄著他一起去田里。鄉村里夏天的夜很黑,下半夜看不到什么星星,一路摸著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到田里,遠處起伏的山巒的黑影像黑漆漆的鬼怪,田里似乎每個草叢背后都藏著一個黑影。鬼怪很可怕,人心也同樣可怕。

                    母親撿著一塊稍微平坦的地放了席子,他就哧溜滾了上去。身上到處都硌的疼,找不到一塊平的地兒,席子有幾處縫縫補補許多次的地方一下子就炸開了。靠近密密的樹叢,蚊子就像是被風卷起的沙土撲面而來。身上撓著撓著就睡著了。夜里是被凍醒的,看著母親一個人倚在田邊幾乎站著睡著了的身影,他跑過去拉拉母親的衣角,母親從迷糊中醒過來,驀地抱住他就哭了,先是幾聲低聲啜泣,后來就不管不顧了。荒寂的田野上響徹了母親的哭喊,這聲音穿透他的耳膜,一直在他的腦中回響。那時候,他真正體會到母親的害怕,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婦女的無助,在澎湃的時代潮流中如螻蟻般的卑微求生。

                    他高中十九歲那年,父親在飄雪的冬天和他的煙一起去了很遠的地方。他作為長子在送葬隊伍的最前面扛著棍,知道了一生中落的雪人是不能全部看見的。母親淚汪汪的找到學校,一聲不吭的給他下跪,他知道自己的手拿不起筆桿了。

                    他有過叛逆,有過抵抗,但那個時候他知道,人這輩子做什么事都是注定好了的。

                    常山叫喬遠從抽屜里卷袋煙葉來,“天看著不好了,得有幾天停頭了吧。”“大爺你說得輕巧呢,這趟跑的本就夠慢的了,這貨還催得緊,眼下您這條腿又弄成這個樣子,隊里啊是死扛也要趕路的。”常山不說話了,心里些地方一拱一拱的,他盯著喬遠棱角清晰的臉,這個血氣方剛的少年,渾身有著一股新鮮的氣息,仿佛那個時候村里來了個上海人,從他身上看到了蓬勃熱烈的生活,而自己孤獨破舊年老,不知怎的想起來另一個后生的臉。

                    遠遠地聽到鼎沸的人聲,家院子里好像炸開的鞭炮,,爹娘兩頭的親友早早的在院子里坐下兩桌席。還在早上,小廚房頂部的白煙和霧氣交織在一起。南北通向的墻上儼然被紅條雙喜貼的其喜洋洋,糙厚的土墻上用米湯糊著松松垮垮的楹聯,灰色石板與多年積累的雜草都被紅紙蓋得團成一團。

                    中國紅的鞭炮,中國紅的楹聯,舊式的婚禮,和舊式的新媳婦。

                    那時他還是家中剛十八的長子,從學堂回來不到一年。這是他的洞房花燭,新婚喜宴。亦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姑娘他是正眼還沒有瞧過一回,父母說她怎樣的標致,怎樣的勤勞,怎樣的看中了他這個人就不管他家窮的如何就帶著怎樣的彩禮來了他家,身體怎樣的好,怎樣的旺夫,怎樣的鐵定頭胎就生個兒子。

                    堂屋正中央一張雙喜,高堂滿座,底下的親戚喝酒喝得滿臉通紅,扯起了多少年前的舊事,話多了起來。他一身喜氣洋洋,席間陪了一杯又一杯酒,認識了一個有一個老表兄弟,說了一句又一句葷話。這時候爹出來招呼客人說正經話了,娘去催著嬸娘們扶新娘子,賓客的臉都從酡紅開始慢慢變淡,新娘頭上的蓋頭就快要像他的命運一樣揭開。他穿過廂房到弟弟常江的屋里,扯下一身新衣服。

                    “哥,真就這么跑了,人姑娘咋辦?爹娘咋辦?”常江幫著打點東西,又慌慌的問,摁著東西不讓動。

                    “你媽的蛋!這姑娘愛誰要誰要,爹娘是老到咋樣了啊要我這么早栽在家里,我不干!”他奪過包袱看了看,一翻窗戶人就不見了。

                    過了很久他才回來,多久了呢,誰也沒有注意過。那抹紅的越來越淺的色彩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風吹散或是懸掛者自己拆了,淡的成了白色,又幾番成了紅色,幾番又成了白色。穿喜服和穿孝服的人換了一番,他才回來。

                    那年他還沒瞧過的姑娘他一輩子也沒有瞧過一回。姑娘在他家里待到三十歲,死了。

                    父親夜里喝醉了走路,一頭栽倒塘里去就沒上來過;母親晚上睡著覺呢,早上叫她,已經永遠的睡著了;常江成親了,一個老實厚道的女人,有兒子了,兩個調皮搗蛋只知道摸魚掏蛋的家伙,顯老了;常海成親了,宣傳隊里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有閨女了,不到三歲和她娘一塊喝藥了;常河成親了,有了個兒子,一個成天在外瞎逛的二流子,因為他老子不在了,他娘跑了。

                    不論是活還是死,這個家里的人都不懂得去抵抗。

                    他們被父母生了下來,吃飽了穿暖了,逆來的順受了,有的吃不飽穿不暖,一輩子就這樣了。

                    他也曾會是這迷迷糊糊一切都不對勁的一輩子里的一個人。可他不是。

                    他真的不是嗎?

                    “大爺好多了不?”“死不了!你是沒嘗過比這更難受的!”常山抿著干裂蒼白的嘴唇,掐了掐手指。他感到無常就在這里,一步一步向他靠近,揮舞著冰涼的鎖鏈。可他不愿意現在就死,他感到新生活就在旁邊。他像得了瘧疾,哆嗦著,顫抖著,可是有什么用呢?

                    1944年離了家后他就當了兵,鬼子打過,國民黨也打過,到后來就進西藏了。兜轉了十四年他這條命真的是撿回來的。

                    警報聲由遠及近,由弱漸強,先是在很遠的地方嘶鳴,后來四周紛紛響應,整個戰地都籠罩在尖厲的噪音中。萬家燈火突然間消失了,黑暗中亮起了無數雙野狼般的眼睛,交錯晃動。天邊燃起了大火,火光先是把天空染成一片淡黃色,漸漸變得火紅,紅的嗜血。“咚!咚!”炮火聲拉長了聲音在嘶吼,轟然而起的爆炸聲如同閃電霹靂,地上燃起血紅的火光,戰友在燃燒,戰地在燃燒!戰友在嘶吼,敵人在咆哮!那終日盤桓的噩夢啊!

                    不論是敵人還是戰友,他看著他們被撕裂,看著屠刀向他們舞去。彼時他還不到二十歲。像是在原始的時代,所有的人都茹毛飲血,弱肉強食。這一刀你不砍,會有人替你砍。這一槍你不對準他,子彈會向你襲來。

                    可是,不該是這個樣子的。

                    他手上沾滿了無數人的鮮血,認識的不認識的,他殺的不是他殺的。他見過無數死前顫抖的身體,無數無辜恐懼的雙眼。他也見過真誠又虛假的笑,見過抹蜜又藏刀的臉。他開始無故的恐懼,害怕殺人,可是又怕死怕的要命,半夜里醒來脊背發涼。他猛然醒悟:在這里,要做個人,只能做這樣的人。

                    不說做人,便是做鬼,也難極了。

                    他夜夜見著陰間冤魂,日日做著人間活鬼。

                    他回家,老老實實娶了另一個媳婦,報應就來了。媳婦生了七個孩子,老大在門口玩著說肚子疼,喊著喊著就沒聲了;老二晚上正被抱在懷里睡覺呢,被蝙蝠一盯從鼻孔流出兩行血,死了;老三還在娘胎里,請了赤腳醫生來,用錯了藥,老婆身下全爛了,找了幾個人從天黑開始拖孩子,直到天亮才把死孩子拖出來;老四到塘里洗澡沒上來。活了三個。

                    自己是幸運的還是不幸的那個呢?路走的對不對呢?

                    人事就是這樣,自己造囚籠關自己,自己做老天自己來崇拜,可悲至極。

                    天露出魚肚白的時候,商隊的人叫醒了喬遠,一行人不知從哪弄來個棺材,匆匆收了常山,抬到外面,每個人象征的跪一跪,入土了。他們又開始趕路。

                    歷史是人的足跡,但并不是所有留下足跡的人都敢于正視自己的歷史。

                    稀薄的晨色里,人在前行。待到有從遠及近的犬吠傳來時,一輪紅日緩緩從漠北升起,土壤里冒出青草的嫩芽,喬遠看到東方近處村莊里奔跑跳躍的孩子,煙從漠上人家升起,安詳的近乎優雅。亙古蒼涼的路上有個風塵仆仆的身影,那個人,會是誰呢?

                     
                    首頁 | 學校概況 | 教師隊伍 | 教育科研 | 德育天地 | 教學園地 | 國際交流 | 學子風采 | 招生招聘 | 文明校園創建 | 校務公開 | 下載中心
                    地址:淮安市解放東路99號 | 電話:0517-83518888 | 傳真:0517-83983308 技術管理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江蘇省淮陰中學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蘇ICP備05054542號-1
                    凤凰平台代理